看到“舍生取义 儿所愿也”的时候我竟一瞬激动地抽搐了。但看完后我在想,人所在的圈子、组织,不论是家庭、社区、小区还是国家、种族,个体都能从中获得一种归属感。村落被袭击,社区被攻击,国家被侵略,人类被外星人侵略,同一个个体面对不同情形都会以自发或者被“洗脑”强制找到一种归属,但是牺牲自我的行为,唯独就忽略了最小的单元:个体。为了维持组织的有序与发展,个体的自我牺牲和一些高尚的品德被宣扬为正确,明哲保身被宣扬为了苟且偷生,就像看到这段话的你一定觉得写出这段话的我非常自私狭隘,但讽刺地是真正上了战场跳下去的人可能是我而不是你,作为读者的你可能并没有自己想象那般勇敢高尚。
王小波说“别人的痛苦才是艺术的源泉。而你去受苦,只会成为别人的艺术源泉。” 绝大多数人可能只是沉浸在“别人的痛苦中”中,既为自己做不到那般高尚而痛苦万分,也为自己“还好我不是他”而暗自庆幸。
鲁迅当年手中的笔是否敲醒了四万万中国人民我不知道,但历史上那些名字之所以闪耀,难道某种程度不是因为其他星都太暗淡了吗?
每个人在这历史浮沉中都有自己的宿命。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回首历史,我们吸取教训;仰望未来,我们阔步前行。至于个体能卷起多少的风浪,嗯,看你自己,还看今朝。


自己作为人类,基因里也带着群体的根源,再思维清晰也会不可阻挡地被外周周边影响。
最近思考更多的是婚姻的问题,几乎每个人都会说人是一定要结婚养育后代,有那么一些片刻我也“幻想”过,但是非常快地我的理性就阻止了我继续想象下去。不管以生命、死亡、宇宙、意义作为终结,抑或以自己作为参照物(与一个人最匹配的人只能是他自己),婚姻都不是必需品,它或许可以带来一些好处但平衡地也会带来很多不好处,两相抵消其实你并没有变成你自己所谓的“更好”。
并且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大家对婚姻的真相或者本质都像中国人的习惯一样“避而不谈”,甚至很多视频博主会发出“为什么现在的婚姻都不是由爱情而生”这样幼稚的言语,说穿它就是个人背后一整个资源体系的匹配与交换,仅此而已,那些所谓“美好”只是想象出来的,自我欺骗罢了。
所以到了结婚的时候其实更应该想的是“我凭什么”和“你凭什么”,这样的决策便不会出大问题。不要和我说类似“难道你的一生都是理性吗?”这样的话,在我看来,所有你们口中的“感性”都只是为自己没有能力量化而“理性”出的不愿接受的结果找寻借口,所谓“感性”出的决策那也是决策,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以感性为借口就好像用酒后乱性做借口一样无脑且卑鄙。
见了太多案例,一个喜欢作的伴侣会给人带来无尽烦恼,或许游到上层与一群朋友保持适当的距离是比较好的状态吧。

最后修改:2020 年 08 月 30 日 10 : 22 PM
瞅啥瞅,没见过要饭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