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一家公司出来也有2个多月了,习惯性复盘一下
国庆的8天假期让我得以有长时间持续思考,这样的机会太过难得

工作

在住所买了一个贴墙白板,会阶段性地把 to-do list 和一些思考丢上去,完成了就擦掉重写
10月初刚好过生日,一开心就重新写了一版,重新整理了思路
IMG_20201002_101511.jpg
对外,品牌作为一种信任纽带,以时间为变量搭建起公司与消费者之间的桥梁。任何“奇淫技巧”都会在时间面前黯然失色,唯有像苦行僧一样深耕、钻研,持续产出价值才能让品牌生存下去;对内,品牌的内部文化吸引一群有共同特制的人一起工作、一起快乐。
时至今日已没有当初那凌厉的是非善恶界限,很多在以前看来形同“蛀虫”的行业与从业者如今看来也都能理解,永远不要挑战人性,反过来营销的时候要充分利用人性,对己要持续刻意练习理性方可在大多数选择中做出更好的判断与选择。“适者生存,强者恒强”这个事实一直都存在,不要相信那些粉饰太平的鸡汤,资本、商场是最血腥的战场,西装革履是展现“文明”、内藏“獠牙”的最佳形式。
新公司有一群很棒的年轻人,我个人其实蛮羡慕他们,也时常幻想“如果一开始也有人给我指引方向该多好”,但是转念又一想,其实“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勿施于人”,小伙伴们不一定认同我的观点,他们属于新时代,每个人的成长大部分时候一定是独行的,过多的指引反而可能不是好事。
慢慢有那种成为大脑掌握的感觉,持续地操盘,触手伸入行业与周边产业,对内持续打磨优化工作流,打破信息孤岛提升沟通效率,用70%的时间思考,用30%的时间执行。

人确实是很难改变的,知道了很多“捷径”却也不屑去踏足,这大概是我成长至今沉淀的坚守,我希望我的人设是“值得信赖”、“言出必行”、“简单干脆”的。我们没有权利去干涉甚至替他人决定该做什么,但至少可以控制这具肉身和头脑,不用“头脑一热”作为自己不够理性的借口。
最近会和伙伴聊起人生乐趣的问题,但我发现对他们谈及的影视、房产、婚姻、八卦等关键词基本丧失兴趣。。。除了能探索到这个世界的真相Wolfram Physics Project,已经很少有东西可以在我心中激起波澜。艺术很美,爱很珍贵,友情很难得,但那一瞬的满足转瞬即逝。在个体最长的时间线上,排除纷繁干扰或许才是好的,但在终结的那一刻,好坏貌似亦无分别,那无意义后难道就此沉沦沉溺享受吗?
从彻底的解决方案的角度看,如果沟通一定会产生隔阂最后疏远产生刺痛,那其实最好的解决方案是一开始就不要开始,我既无意伤害他人,也不想被他人伤害。但讽刺得是,工作上最倡导要沟通的就是我自己。
穿过大气层的对流层、平流层、臭氧层、中间层、热层、散逸层跑到星际宇宙空间中,会不会有其他生物在想相同的事情。。。
当下我既希望Stephen团队和全世界的天才精英们能尽快揭示世界的真相,又不希望他们太快,umm 最好是在我肉体腐朽前的那一刻。。。

我非常地明白:

  • 人是基因的外化 有诸多不可避免的特性(缺陷)
  • 人生有限(仅指此生肉身)
  • 对世界建模的准确度影响我们决策的准确度
  • 远古时代吃人叫生存,现代“吃人”叫生活
  • 很多东西是守恒的,比如资源、快乐

有时会有同情心,但大多时候依然做着“吃人”的事情,这一点已经自我说服。
为了自己的肉身更有序,我可以毫无节制地掠夺其他生物的生存权利,正如其他生物做的那样:
mmexport1601214163805.jpg
想着以后在荒无人烟的地方隐居,但现在又习惯于现代生活的便利,内心矛盾不已

Run to the rescue with love and peace will follow

“小丑的获奖感言 奥斯卡”

奥特曼其实是很有思考深度的影视作品,远不是小时候关注的简单的打打杀杀放激光
mmexport1601901436570.jpg
mmexport1601901442825.jpg
mmexport1601901439781.jpg

最后修改:2020 年 10 月 05 日 10 : 07 PM
瞅啥瞅,没见过要饭的吗....